學會專欄

陳偉權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泌尿部、臨床教訓練部教學型主治醫師

國防醫學院 醫學士
高雄醫學大學 醫管研究所 碩士
高雄師範大學 成人教育研究所 博士
聖功醫療財法人聖功醫院泌尿外科 主任醫師
恆春基督教醫院 院長
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師資人才庫
高雄市政府性別人才資料庫

如何建構性別友善的醫療等候空間

空間並非是單純的幾何學或地理學的概念,必須從「空間實踐(Spatial Practice)」、「空間的再現(Representations of Space)」、以及「再現的空間(Spaces of Representation)」三個層面來討論探討空間的生產(Henri Lefebvre 1991)目前,國內性別友善醫療空間的討論都只聚焦於婦產科的空間設計,然而對醫療等候空間卻未有人討論。醫療等候空間是醫院動線往來中最為頻繁的一個空間,若無法提供讓病人感到安全、舒適、尊重到個人的隱私的空間,醫療品質會受到影響(張鈞策2011)。性別友善醫療的空間設計一般包含隱私、便利、安全、舒適、四個層面。以下就以Lefebvre空間生產的空間三元論與上述的四個層面來探究醫療等候空間。 

首先,「空間實踐」,指有邊界的實體空間,人可以在其中產生空間經驗和活動。設計性別友善的「空間實踐」可以從軟、硬體方面著手。以便利性來說,等候空間可以在小兒復健科、健兒門診、小兒科設置哺集乳室,方便母親哺乳。停車場也須設置親子專用車位。除此之外,除現有的門診叫號系統,可引入資訊與通信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ICT),分散等侯病人於其它空間,疏解門診等侯空間的擁擠。安全方面,設置符合不同性別、年齡身形的座椅,而非只以男性身體為標準尺度。停車場、廁所、更衣室除了光線明亮,也需設置緊急呼叫系統。隱私方面,診間須具有良好的隔音設計、更衣室必須有鏡子讓患者可以檢查衣服是否有遮蔽完善。「空間實踐」設計得完善,可滿足使用者在便利、安全、隱私之空間需求。其次,「空間的再現」,指透過思想、文字、畫作等媒介所構想出的社會空間,也就是將空間概念化成為知識及符碼。性別友善的空間設計可以透過醫院的標語或指引呈現。「空間的再現」是目前醫療空間設計中尚未完善的一塊,以本院目前的狀況為例,本院的尿布台指引中,繪製著一名女性替嬰兒更換尿布,文字敘述著:「媽媽可一手抱著嬰兒……」。此指引其實複製了性別刻板印象,標示女性為孩童的主要照顧者。因此,在建構「空間的再現」必須具備多元文化素養,以免再製性別或種族歧視。最後,「再現的空間」,指透過意象和象徵所表現的空間,是一種動態的、反霸權的社會空間(王志弘,2009)。醫院出入的人群十分多元,有LGBTQIA族群、外籍看護等等。在醫療等候空間放上彩虹旗或增添多國語言的引導標誌都是對其族群表達社會支持以打造友善的「再現的空間」。

透過空間三元論和隱私、便利、安全、舒適來思考醫療等候空間,可以打破因為性別與權力連結所產生的不平等,建構融入性別敏感觀點與性別平等意識的「性別友 善空間」,讓空間的使用者不會因為性別等弱勢處境而受到空間使用的限制,讓使用者有尊嚴且自在舒適的在空間中移動與行動(游美惠2016)

參考文獻

Lefebvre, H., & Nicholson-Smith, D. (1991). The production of space (Vol. 142): Oxford Blackwell.

王志弘(2009)。多重的辯證列斐伏爾空間生產概念三元組演繹與引申。地理學報,55,1-24。

張鈞策(2011)。醫院公共空間通用設計準則初探。[未發表之碩士論文,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研究所]。

游美惠(2016a)。性別友善空間。載於行政院性別平等處編《性別與環境、能源與科技》。